我的療癒瑜伽

很久沒有回到瑜伽教室做瑜伽,其實還蠻想念那種柔軟、安靜地感受身體的訊息。

最大的原因是老師會壓我的背,雖然沒有因為這樣受傷,可是還是讓我很害怕。 

我喜歡慢慢做瑜伽,慢慢呼吸,雖然會痛,可是那個痛給我很多感受。身體儲存許多情緒記憶,身體密碼給我一些方向去體會,只是還沒有進入,我就不得不離開那個教室了。 

那是在上了第二期即將要結束,也就是第四個月的尾巴那幾天,老師要大家學習「大笑」,就像現在的笑笑功那樣,可我卻感覺到一陣陣的悲傷向我襲來,我拿著小毛巾捂著臉哭著,有同學發現了,她們覺得奇怪,一陣陣耳語,讓我覺得自己是個怪咖,老師並沒有處理,任憑同學猜測,事後有人告訴我,我才知道。這時我就知道這不是我該繼續待下去的地方了。 

接觸芳療,深入能量、情緒探索,會發生這樣的事對我來說也不是第一次了,沒什麼好解釋的,我深切的知道那個悲傷來自何處,因為陪伴,所以也陷入。 

當時的老師只要看到做得還不錯的學生,就會鼓吹學生做更高難度的動作,甚至上師資班,成為儲備教師,其實這讓我心裡覺得太草率,怎麼隨隨便便就能當瑜伽老師呢!?那時的我只知道快速變化體位法、完美的動作並不吸引我,我要的是慢慢的做,和自己在一起,感受每個延伸的祝福。

最近有多位朋友熱衷於芳療瑜伽,據說課堂有用到精油薰香,我很高興有更多人接觸芳香植物,也讓我的精油書有更高的使用率,不然一直躺在我的書櫃,真有些可惜呢!!

 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