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浮感~冒vs.11月

11/2
參觀光寶文教基金會,銀玉老師接待我們。

每次上銀玉老師的課都會有很多的感動,尤其是銀玉老師的笑聲,永遠那麼有活力。

課程後半段看一部梁文音的mv~最幸福的事,看著看著,眼眶濕了,我開始找面紙了,假裝鼻子過敏在吸鼻子(其實是在偷偷抹眼淚),很快的發現這竟然會傳染!

ps.小鳳記錄得非常仔細,把我們的心聲都說得好貼切:
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frances-chen/article?mid=776&prev=779&next=771&l=f&fid=19

 

11/11
曾合作多年的保養品、精油經銷商在公司辦了一場發表會,其中一位重量級的來賓是 王中和 老師,和我一樣慕名而至的美容師、芳療師們把一間不算大的教室硬是擠了近百人,教室內坐不下的就坐在門口的臨時加位,只一個字形容~~擠!!!

對我來說像開同學會似的,不少多年前一起上芳療課的同學和學姐、學妹們都出現了,好熱鬧。

 

11/17
期待已久的肯園發表會,在中壢"南方莊園"盛大展開,與會的芳療師、美容師大約有200人吧,有一部分是11/11已見過面的老朋友,所以一個人前去也不覺得孤單。

用過午餐,準備進場時,每個人都在入口處經歷了四小段的祈禱、聞香、試油、舞蹈,很有趣!!我還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就已經通關了。芳療也可以這樣玩,這和我的個性有很大的落差,通常我會先觀察別人怎麼做,確定我會以後再去進行,這次就不知不覺的排隊、聊天、接受紙卡、跟著做…再跳一隻短短的舞就通關了,後來我發現是氣味帶著我這麼做,而且沒用大腦的就做完了,很妙是吧。

溫老師主講的兩個小時中,我寫了六頁筆記,一位將芳香療法真正落實於每日生活中的大師,令人敬佩!那麼的真實、輕鬆、自在。

多年來一直沒機會接觸肯園產品和課程,這回是我 心想事成 吧,原本打算明年(99年)去 德芳、肯園上一些想上的課,現在竟然不必上台北也可以上得到。

課程還沒排定,希望是我想上的課程。

 

11/18
這幾天開始上網做功課,因為要和朋友們一起網購,所以先上原文網站上爬文,多虧了翻譯軟體,不然我這個"英文大白"可就沒輒了。前前後後下了三張單子,總共32樣商品,大部分是單方精油和植物油、浸泡油。

花了不少銀兩,可是也省了更多,只能說直接向國外下單"殺很大"。

 

11/22
早說好這天要回台南,女兒臨時說學校要"商教英檢檢定",唸國三的兒子本來就要上課(補習)。
這下子只有俊和我兩人空車回去。

回到家已接近中午,俊說要到白河鎮上市場內的一攤"兒時記憶"(就是很有早古味)的麵攤吃麵和小菜。發現原舊地已改建,小麵攤搬到旁邊的一間店面,如果不是那個菜單招牌,我還認不出來,而且也不會想進去,實在是擠太多人了!!

排隊切小菜的人多到妨礙進出,俊排了10多分鐘(他主要是想吃小菜啦),隊伍動都沒動,結果是放棄"切小菜",把點來的麵吃完就走人了。

下午公公帶我們去果園剪了兩袋柳丁帶回來,還拔(或採)一些薑,鄉下什麼都有,婆婆種了很多種農作物~柳丁、荔枝、龍眼、甘蔗、芒果、花生、蕃茄、玉米、絲瓜、木瓜、鳳梨、仙桃(?),大部分是自己吃,所以量不多。

三點多婆婆就下逐客令要我們快點出門,因為兩個孩子都在中壢。才由東西向匯入中山高就收到兒子傳來的簡訊:
兒子:麻,你們回來沒,我頭好痛。

嘎!頭痛!?我和俊在車上猜說這小子八成是上課上了一整天,我們又不在家,所以耍賴說頭痛,當媽的還是立即回撥電話:

我:底迪,你頭痛喔
兒子:嗯
我:有發燒嗎,是不是很累
兒子:沒有,麻,我要請假,妳幫我打電話給xx(老師)好不好
我:好,你能自己回家嗎
兒子:應該可以啦

回到家將近8點,發現兒子正在睡覺,有一點燙,女兒說兒子一回來吃兩口東西就去睡了,從5點多睡到現在(8點多),哎呀,我們還以為這小子耍賴要休息,真的是頭痛啊。

觀察一個多小時還沒退燒,趕緊送急診(假日晚上只能送急診看診),填過單確認症狀後,安排快篩,結果"陽"。好啦,這下子要在家休息5天,戴口罩。

 

11/23
兒子昏睡一整天,還肌肉酸痛,典型的A型流感症狀。

一早打電話跟老師請假時,他班導還沒等我說完,就說那只是A型流感,不是!@#$%^&。什麼,難道老師以為我這當媽的人小題大作嗎?醫生都說快篩陽,也投藥(克流感)了,還交待要回報學校,啊不然現在是不淮假,要讓小孩去學校嗎?小孩現在發燒昏睡中耶!

 

11/24
兒子的感冒症狀全沒了,整個人生龍活虎,還直吵著~~好無聊。其實吃了藥還是會睡的。

11/25
中午時俊忽然回來,他說被公司趕回來,因為兒子新流感,所以他在公司要全天戴口罩,下午因為喉嚨痛,就被"請"回來了。3點多帶著兒子回診也一起看喉嚨痛+快篩~陰,也就是說俊不是新流感(放心了)

11/26

不知道為什麼,很少感冒的我這次真的感冒了!可能是照顧兒子太累了。

感覺和以前感冒的狀態很不同,連續兩天不相信自己感冒,以為只是鼻子過敏,第三天頭很暈而且有發燒所以才去看醫生。

因為不符合"H1N1"的症狀,所以"不篩",當然也不是新流感,拿了三天藥,其中一顆,醫生說了一個我也記不得的名詞,交待我要在早上吃,如果晚上吃怕會睡不著,我當然乖乖聽話。

晚上睡覺時還蠻好入睡,可是很多夢又易醒易睡的。

記不得夢到什麼劇情,只記得白色的、好像有格子似的,我像一隻蜜蜂一樣去察看每個格子,然後停留再移動,可是不忙碌、沒有情緒,就只是去做。想想好像在檢查自己腦部容量似的。

這次感冒症狀集中在頭部,大部份時間是暈暈的、偶爾脹脹的、三不五時發個燒,看醫生時,醫生開了三顆退燒藥給我,說是發燒時備用,我沒用到。

藥吃完了,感冒還沒好,頭還會暈,但不發燒了,也沒有其他不舒服的症狀。

整個感冒過程,我睡了很多很多,暈的時候覺得像在漂浮,閉上眼睛會覺得自己在左右搖擺,然而,實際上並沒有。

 

11/27
月初喝了幾天玫瑰純露,有一搭沒一搭的喝著,反正生理期不曾困擾我。這次感冒正好碰上生理期還在吃感冒藥,竟然顏色超鮮紅而且沒有暗紅色血塊,真是奇蹟!

11/30
確定自己不是新流感,也沒有發燒,所以到壢小上課,這次課程是"個案研討",還好,沒錯過 淑靜 老師的研討課程,對我來說,這是整個學期的重頭戲。

 

2 thoughts on “漂浮感~冒vs.11月”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