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天,心晴

對於一個陌生的朋友,向我提出技術請益的問題之後,連續兩次在將到約定時間卻又臨時說有事,要改期。

 

發生兩次這種事,在他提出晚一小時或明天或下星期時,我予以婉拒。我清楚自己的界限,我尊重對方的選擇但我會保持自己的界限。

 

當對方告訴我說他臨時有客人來,要跟我改期時,他卻忘了~我因為他也把自己的客人調整到其他時段。

 

我頓時明白,人之所以會有那麼多的理由和藉口,也不過是不想為自己負任罷了,人生可以自由自在,可以隨遇而安,卻不能把自主權交到別人手上,為別人而活。

 

他隨便說說,我是相信的,但不代表我必須接受對方認為無所謂的失信。

 

要不要活得有"覺知"不是我的問題。

 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